文昌财经网

当前位置:

生死门7

2019/11/09 来源:文昌财经网

导读

十八电玩城里,一个西装革履的板寸头,专注的盯着眼前的屏幕,手中的摇杆来回摆动。一群流鼻涕的小孩围着他,吵吵闹闹:叔叔,你打这么菜就别

生死门7

十八

电玩城里,一个西装革履的板寸头,专注的盯着眼前的屏幕,手中的摇杆来回摆动。

一群流鼻涕的小孩围着他,吵吵闹闹:叔叔,你打这么菜就别占我们的位置了啦。

屏幕中的人物笨拙的走位,被BOSS揍得满天飞。

You lose。

板寸头一摸口袋,空空如也。他烦躁的伸出手,对那些小孩说:借我一个币,这次叔叔一定通关。

小孩们全跑开了。

板寸头晃动摇杆,但是游戏的世界无情的提示他:没钱,你连活着的资历都没有。

他半躺在靠座上,两腿架着屏幕,高高的翘起。

这个城市,好像有点冷了。

他点起一根烟,渐渐的吐气。

家里的老头子,又在催他相亲,他去了,对方是开休门李家的2小姐,张口就问他,臭小子,本科读完了吗?

虽然确实是没读完……

老头子会让自己去相亲,无非是想和李家攀亲戚,他们家的畜牧场,老头子到现在都念念不忘,太诱人。

板寸头嘴角上扬。

为了维持牧场,李家开启了最大的开休门。如果这时候去抢他们的畜牧场,很可能就能和最大的开休门打一场。

板寸头伸出手,渐渐抚摸着上面的疤壳。

那日烈日的街头,那个带着小女孩的鬼,在他手上留下带血的伤口,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兴奋。

惋惜那鬼太弱了,打死他,没什么意思。

他的手机铃声跳起,是一则短信。

爹地:

来李家,帮忙。

他嘟嘟囔囔的,这群死老头,不会把李家都弄死了吧。

板寸头走出电玩城,紧了紧领带,跨上1辆摩托,轰鸣而去。

十九

今天怎样这么冷。

赤哥抱怨着,咳出一口痰,吐在戴利的脸上。

戴利只是安安静静的躺着。

把这里整理干净。赤哥擦着手,走到一旁。

流里流气的男人朝手里哈了口气,诡异的天气,大夏天的,比开了空调还冷。他在戴利的身旁蹲下,探了探他的鼻息。

咦?

他回过神,发现自己全裸了。

一个残缺的女孩,捉住了自己的胸口。

她的体内,融着自己的那套机车服。

她的手中紧紧贴着一道符,仔细看去,像是破开了一个黑洞,就连手电发出的光也吞噬了。

我站在仓库外,发现那些小孩们全都行动了起来,他们身体扭曲的冲进仓库里,疯狂朝一个女孩涌去。

我赶进仓库里,愣住了。

恶鬼们聚集成了一个巨人。伟人的身上,浮动着四肢与脸,在巨人的头顶,那个小女孩露出了半截身子,双腿以下全没入了伟人的体内。

地上布满了人体碎块,巨人身上的四肢吞吃着它们。

赤哥和残余的几个打手蜷缩在角落里,瑟瑟发抖。

那些人体碎块渐渐分解,聚集到一处,伟人的下腹又生长出了半截身子,是一个流里流气的男人。

他笑嘻嘻的望着赤哥:赤哥,来我这里,这里全是钱和女人。

在他血肉模糊的身子里,我看见了生死门。

这下麻烦大了。

伟人爬向赤哥他们,动作竟非常的迅速。赤哥把身旁的打手推向它,打手们惨叫着被巨人的四肢撕裂,伟人身上的那个男人也在其中,津津有味的吞吃着活人的肢体。

还好老子是个鬼,不然尿都吓出来了。转念一想,更庆幸巧巧还在车里绑着,要是吓出点什么童年阴影,我这个临时监护人当得就太失败了。

叫做赤哥的光头佬倒是很冷静,他夺路而逃,却又被巨人提了起来。

小女孩直视着他。

你到底是什么东西?赤哥惊骇的说。

在赤哥的身下,那个男人像一块年糕拉扯着自己的身体,腹部裂开了一个口子,犹如张开了一个大嘴。

男人的脸严重变形,却还是激动的望着赤哥:快,快把他给我吃。

小女孩说:我们做错了甚么?

赤哥在空中挣扎,说:不是我,不是我干的。

小女孩失望的闭上眼,说:结果你还是连道歉都不肯。

巨人松开了手,赤哥跌落在男人的腹里,那张大嘴合上了。

闷声惨叫,赤哥在巨人的体内被撕裂。

我呆呆的看着,直到脚边,传来了衰弱的咳嗽声。

巨人楞了一下,缓缓的朝戴利爬来,巨人弯下腰,头顶的小女孩把手伸向戴利。

戴利艰苦的睁开眼睛。

何露。

小女孩抱住了他。

戴利把头埋在她的胸口,断断续续的喘气。

带我走吧。戴利小声的说,何露,对不起,对不起。

他好香。伟人身上的年糕男爬了过来。

啊,我吗?我尚处在被这对情侣感动的状态里,回过神指了指自己。

年糕男看都不看我一眼,说:不是你。

好吧。

年糕男的腹部再度张开了嘴。

小女孩抬起头,冷冷的说:滚。

伟人身上涌起的四肢捉住年糕男,把他拖回了体内。

年糕男挣扎着:让我吃,让我吃。

他动弹不得,突然又怪笑了起来。

在他胸口,崛起了一个木盒,镶嵌在木盒上的玉石缓慢的悬转,我看见那些木条开始规律的移动。

伟人身上的恶鬼们如同被打手从水中捞起,被吸入了玉石之中。

年糕男大笑着,躲避着吸力,撕扯伟人的身体,用腹部吞吃着一只只恶鬼。

生死门,好像要开启了。

伟人的身体发出哀鸣,小女孩恍若未闻,只是安静的望着戴利,她撕下戴利的衣角,包扎他的脖颈。

我看见了她手中的符。

我走上去,对这对小情侣说:得罪了。

我颤抖的把手伸向她手中的符。

这个选择,仍然是在赌。我先前亲眼看着那些恶鬼被这道符吸附,和小女孩融会,如果我也这样,极可能会成功的变成生死门的养料。只待来年,我和巧巧坟头草青青。

是的,我很紧张,起止是紧张,简直是血脉喷张。

我感觉从未有过的气力涌进身体里,那些恶鬼逃难似的闯进我的胳膊,与我的魂魄融会在一起。

我的身体迅速的胀大,我感觉自己腾空而起,往脚下望去,我的双腿也没入了恶鬼当中。他们倒是没心情咬我,忙乱的躲闪着生死门的吸力。

小女孩身下的巨人躯体也相应的小了下去。

年糕男不甘心的冒了出来,他捉住我的肩,想把我拉出伟人体内。我本能的挣扎了一下,从我脚下涌出许多手臂,将年糕男一把扯下,狠狠摔到地上。

巨人的身体摇摇晃晃的,我委曲稳住,却听见一声轻响。

那道符,被撕成了两半。

小女孩体内的恶鬼没了去处,全部挤压在一起,包围了小女孩身后,大概是在保护她吧。我看见年糕男又爬了起来,他试图撕扯巨人的身体,但那些恶鬼凝成一处,怎样都撕不动。相反,他的身体渐渐被胸口的生死门吸了进去。

我努力适应着伟人的身体,行动略微缓慢,但是很有气力。

他转头,鬼哭狼嚎的朝我扑来。

我一拳打去。

成功的,打空了。

他的身体扭曲成蛇状,攀附我的拳头,把我全部身体紧紧缠住。

我被缠成一团麻花,死命的挣动,却连头都转不了。他把胸口的生死门传来巨大吸力,我体内的恶鬼们哀嚎着被吸入其中,这幅巨人身躯,濒临崩溃。

这就是传说中的坐地吸土吗。

我浑身都在发力,恶鬼们把巨人身体的控制权完全给了,奈何被年糕男牢牢缠着,只有腰部以下尚能微微转动。

腰?

我眼前突然显现出那天烈日下,那个板寸头转动腰胯,用后背的寸劲,把我的实体全部撞出体内。

我缓缓闭上眼。

两腿微张。

巨人的身体不再是一团死肉,跨开了两条清晰的腿。

沉腰,聚气。

恶鬼们密集的向下涌去,伟人的双腿瞬间胀大。

腰胯拧到极限。

转打——

伴着恶鬼们的哭号,我的后背与年糕男的身体猛烈撞击。

身上的束缚散开了,我转过头,年糕男瘫软成1地。不过那些肉块还在他的体内,没有像我上次一样被撞成满天星。

他仿佛还有余力,努力想挣脱胸口的生死门。

我走上前去,恶鬼聚集在我的右臂,膨胀,鼓起。

我说:是你吧,刚才抱走巧巧的人。

他发出刺耳的吼叫。

我一拳砸下。

仓库里,安静了。

年糕男被一点点吸入生死门内,留下了零零碎碎的肉体碎块。

然而生死门没有停下,顺着年糕男,还在吸收那小女孩巨人体内的恶鬼。

恶鬼们也出奇的安静,挡在小女孩面前。

联想起我体内的这些家伙,看来,恶鬼们到现在都没有咬死我,大概和这女孩有关。

戴利近乎祈求的望着我,说:帮帮她。

我叹了口气。

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是这个小女孩的执念一直在这小子身上,并且始终含着善意,才会在变成恶鬼的时候尚有理智。

而恶鬼聚集成伟人,则极可能是她碰巧触碰到了符,激活了符的另一种用法。

如果把符撕下,恶鬼们散开,说不定生死门会关上。

但是这些,只是假定。

事到如今,还是得赌一把。

上辈子是赌徒吗我?

生死门的光愈来愈亮了。

我朝小女孩伸出手。

戴利捉住了我的胳膊。

小女孩说:戴利,别害怕。

戴利满眼血丝的盯着我,说:救她。

我点点头。

我把她手心的半截符撕下。

不断被吸入生死门的恶鬼们停下了,肉块与杂物组成的实体散落,恶鬼组成的伟人开始分崩离析。

何露离开了巨人体内。

戴利惊惶的喊着:何露,你在哪?

差点忘了,没了符,人是看不见鬼的。

我咳嗽两声,说:正抱着你脖子呢。

戴利平静了下来,摸了摸自己的脖子。

那个小女孩满脸幸福的样子,踮起脚尖在他身后抱着他。

不对。生死门的光,有些刺眼。

我惊愕的望去,伟人的分裂停下了,一个男人在恶鬼当中冒了出来,那些恶鬼想要逃走,却被困在他的体内。

是那个光头佬。

他向何露奔来,我挡住他,他张开双臂,牢牢抱住了我。

我刚要拧胯,却突然跌落。

我体内的恶鬼竟全部被他掠夺。

我骂了声你大爷,手忙脚乱的跑向何露,把她抱到一旁,几近下一秒,光头佬的巨人体压下了何露先前的位置,庞大的身躯罩住了戴利。

戴利茫然无措,不知产生了什么。

何露接触了我胸口的符,渐渐显现出沙土填充的实体。

戴利欣喜的说:何露……

但是光头佬还是捉住了我怀中的何露,我咬牙支撑,仍被一同抓向光头佬的体内。

这时候,我听见何露小声的说:谢谢你。

她推了我一把。

戴利只看见何露朝自己飞来,他想要抱住她,但是沙尘星星点点的消散,何露穿过他的身体,消失不见。

我听见她说:戴利,别畏惧。

戴利直愣愣的回过头。

何露与光头佬,还有那些恶鬼们,被一同吸入了生死门。

那些木条一根根闭合,倒扣住了玉石。

光芒消失了。

戴利扑了上去,疯狂的砸着生死门。

我急忙把他按住,他极力反抗,被我死死压着。

终究,他不动了。

他咬着嘴唇,闭着眼睛,沉默不语,后来,他开始惨叫,像一只受伤濒死的幼兽一样惨叫。

to be continue

pS:

viagra胶囊

吃了伟哥后的效果 伟哥吃完什么感觉

希爱力和万艾可有什么不同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出库
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