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昌财经网

当前位置:

萝卜滋味长

2019/10/25 来源:文昌财经网

导读

先生下班回来抱怨中午食堂的饭芝士太重,吃罢胃里呆呆的,我便盛了软软烂烂一碗红豆小米粥给他,吩咐他快快喝完,削个白萝卜给我。待先生削皮切段

先生下班回来抱怨中午食堂的饭芝士太重,吃罢胃里呆呆的,我便盛了软软烂烂一碗红豆小米粥给他,吩咐他快快喝完,削个白萝卜给我。

待先生削皮切段儿的时候,我这边已经把瓶瓶罐罐一字儿码开,开始调制“秘制”腌料了。之所以称之为”秘制“,是因为我随意惯了,放不放盐都是看心情,每次的味道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区分,而恨不得葱白葱叶几比几都弄得一清二楚的他,自然摸不着头脑了。哼着小曲儿用葡萄醋化开冰糖,再混入适量的白醋,滴两滴料酒,酌情加些辣麻油,我的腌料就只剩最重要的一步,加辣椒了。

萝卜滋味长

这一把辣椒是我们一个月前从农贸市场上买回来的,满满的一大捧用粗棉绳扎成花束状,红通通的充满了丰收的味道,拿回家先生就把它挂在橱柜边上做点缀,如今已被我顺手摘的只剩零星几点了。这辣椒有些像国内的朝天椒,劲儿足、呛口、十分够味儿,惟独做起来比较麻烦,着实刺激口鼻、摧残小手。我又倔强,深信辣椒跟羊肉泡里的馍一样,掰出来的比切出来的入味儿,便一边细细碎碎掰着辣椒往腌料碗里丢,一边大呼小叫让先生给我戴口罩。

先生那边已将萝卜切成了整整齐齐的小段,只见他拿出一段切好的萝卜放进腌菜罐子里比划着高度,口里念念有词“略微高了那末一小截“,他切了好几次,量出来适合的长度,又把所有的萝卜段回炉再造了一番,我哑然失笑,把辣手指伸到他鼻子前呛他,又是一番笑闹。

双口难调,我们各有各的坚持:我是要把每一段萝卜都单独浸一下腌料,再码进罐子里的;先生想要把所有萝卜都码成方阵,再一把把料全部淋上去。但是在吃上,他终归是要听我的,毕竟这是大事,大事儿媳妇儿说了算的。

等待了漫长的五分钟,我俩迫不及待开动了。一口咔嚓一口脆,酸酸辣辣,又带着一丝回甘,格外开胃。先生大呼过瘾,不禁感慨媳妇儿永远是对的,并发了视频约请跟我婆婆炫耀。我一边笑他像个吃到糖果的小朋友,一边得意跟妈妈学了这么一手。

萝卜滋味长

妈妈是我心中的妙想夫人。小时候我以动物是人类的朋友为挑食的借口,妈妈一开始惯着我,大家吃胡萝卜羊肉饺子时再特地给我包些萝卜鸡蛋馅儿的,打马虎眼避免爸爸批评我。但是我担心“冬吃萝卜夏吃姜,不用医生开药方”会让爸爸失业,没有钱给我买洋娃娃,并不怎样领情。再后来我变本加厉,菠菜也不吃了,妈妈也不着急,一边给我看《大力水手》,一边把菠菜碾得碎碎的,揉进面粉里做菠菜面条。到小学时我喜欢吃校门口五毛钱一串的炸香肠,还只吃“春都”最便宜的只有面粉没有肉的那种,妈妈为了让我吃肉长个儿,把一盘牛肉都切成了香肠那样的圆片,蘸了蒜水儿给我吃。我只吃了一口尝出来不对,哇哇大哭说妈妈是个骗子……前些日子大家都说《世界再大,大不过一盘西红柿炒蛋》那个广告太过矫情,其实有些时候,妈妈菜的滋味确实承载着太多的情感。别看我笑先生吃到腌脆萝卜那没出息的样儿,我自己何尝又不是每次妈妈做好吃的都守在灶台前,像个小馋猫一样呢?

愈来愈觉得,正是这些滋味儿构成了如今的我们。这些滋味儿积累成岁月的果实,让我们的回忆都带着香气。这么说来,萝卜简直是我每一个阶段都逃不开的记忆。

儿时手里捏一袋皱巴巴的唐僧肉萝卜丝,就可以咂摸半天,忘掉刚刚弄丢洋娃娃的烦恼。 再配以乡巴佬鸡蛋、卫龙辣条、九制陈皮和天冰靓仔,简直是零食在手,天下我有。偶尔爸爸出差回来带两袋足球巧克力,姐姐和我一定会搭配自己冻的水果冰棍儿,约请巷子里的小火伴们来家里喝“下午茶”。

萝卜滋味长

大学时班里有个山东大汉叫胖爷,胖爷有几大爱好:喝茶、抄经、算命、啃心里美萝卜、喝防风通圣。我坐在胖爷前桌儿上自习,有时会转过头去跟他讨些茶喝,但他怎么鼓动,我都不愿意尝试心里美萝卜,任他把莱菔子的功效絮叨一千遍,我都乐和和喝完茶就转身,不上他的当。胖爷婚结的早,当时还在念研究生的我没赶上去婚礼,只能寄了套茶具过去,也不知道普洱、萝卜、防风通圣齐上阵的胖爷,如今瘦下来没有?

研究生宿舍的微信群叫“四喜丸子”,四个嘴馋的妹子凑在一起,总是找恋爱啦、拿奖学金啊、生日啊、过节啊各种理由下馆子改善生活。爱琴海的外婆家是我们最爱去的一家,最常点的就是三块钱的麻婆豆腐和8块钱的酱油炖萝卜。宿舍里我最小,大家都让着我,每次我都念道着“着毛萝卜久煨香”把萝卜抢个精光。今年回国4喜丸子们去吃了火锅,没吃着外婆家的我跟阳仔约饭时要求去711吃好炖,也是奔着炖萝卜去的。阳仔之前在腐国念书,十分能理解我的馋劲儿,并没有笑我。

萝卜还有一种做法,油很大,吃起来很罪行,那就是擦成细细的丝儿,用鸡蛋和了,炸成萝卜丝儿饼。结婚、归宁两场仪式上都十分忙乱没能吃饱,归宁宴罢送走宾客,爸爸在酒店包间又给我们开了1桌。那时候我绷了两天的神经和肚子终究松弛了下来,踢掉高跟鞋把脚搭在姐姐的椅子沿儿上,一口气吃了三个油乎乎热腾腾的萝卜丝儿饼。先生那时候还带点羞涩,没怎样好意思吃,如今再回家,也是妥妥的小馋猫了。

萝卜是最最平凡的食物

而我能絮絮叨叨这么久

也是够没出息的了

管他呢

吃好睡好没烦恼

也懒得用甚么“人间至味是清欢”

来升华、来拔高了

萝卜算是我的心头好了

承载着你的情感记忆的食物

是什么呢

请告诉我

你究竟爱的是舌尖上的味道

还是食品带来的心头一暖呢

【亲爱的你肯定不点个关注吗】

百赢棋牌下载

香港6合宝典旧版1.0

香港六合开奖app

标签